女生红文区

  1. 萌宝来袭:腹黑总裁偏执爱

    她托起男人的俊脸,羞愤道:顾明煊,你真无耻!他不满地盯着身下的她:看来你还没有满足,那再来一次!五年前,一场阴谋让他们亲热交集,五年后,俩人相遇不相识。她成了两个萌娃的母亲,他则是TK跨国集团的大总裁,他不近女色,直到她不小心把他给压了,夺去了他的初吻……他说:你家孩子把你卖了,以后就乖乖留在这儿帮我治病。她咬牙,这两个没良心的小坏蛋!又朝他瞪眼:你有什么病?他邪魅地一笑,推倒她:试一试不就知道了?据说这一试不得了,这女人果然能治好他的病,甜润又解火,从此,冷傲不喜女色的大总裁抱着她不知魇足,把她当宝贝一

    红玉如冰 0.0%留存 151人气

  2. 神医狂妃:邪王的心尖宠妻

    被嫡姐设计,错上神秘男子床榻,声名狼藉。五年后,她浴血归来,不谈情爱,只为复仇,却被权倾天下的冷面摄政王盯上。“王爷,妾身不是第一次了,身子早就不干净了,连孩子都有了,您现在退婚还来得及。”垂眸假寐的男子,豁然睁开双目,精光迸射:“娶一送一,爷赚了。”

    落喵喵 0.0%留存 215人气

  3. 星光璀璨:慕少宠妻请节制

    <p>带着满身伤痕回家,闺蜜跟男友滚在一起,扁了渣男却被赶出公寓,隔天就稀里糊涂和昔日影帝领了证。 </p><p>他是商场新贵,冷酷无情,杀伐果断,不近女色! </p><p>“幕少,你老婆一定要拍这部戏!” </p><p>“拍!” </p><p>“你不是说不可以有吻戏吗?这部戏可是更深层次接触呀……哎……幕少你干嘛去?” </p><p>“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复出!” </p><p>说好的万年冰山,高冷禁欲呢?自从那个女人出现,一切都变了! </p>

    君乾 45.3%留存 323人气

  4. 重生八零:萌宠小媳妇

    上辈子方文静嫁给一个工作狂,终日以泪洗面。这辈子,她要努力挣钱发家致富,踹掉工作狂……老公!  可是,谁能告诉她,上辈子的工作狂为什么忽然变成忠犬?  “靳云峰,我要跟你离婚!”  “媳妇儿,我腰好肾好还能再来十回。”  “……滚!”  “好嘞,媳妇儿我们再滚一次床单。”  重生的方文静不明白,为什... 展开

    南有乔木 33.0%留存 472人气

  5. 老公宠妻太甜蜜

    十九岁的苏安安被渣爹逼嫁给三十一岁的顾墨成。当天晚上她被化成饿狼的顾墨成压榨得筋疲力尽,“不是说不行吗?”“都是三十多岁的老男人,也不知道节制。”苏安安扶着快断的腰表示不满。顾先生生气,又压了过去,“继续!”婚后,顾先生开启护妻宠妻模式。“老公,渣爹又想打我!”“等着!”顾先生恼了,直接把苏家端了。“老公,她对我下药,想把我送给其他男人!”苏安安指着同父异母的坏姐姐说道。顾先生怒了,甩了一巴掌过去,并且让坏姐姐身败名裂。仗着顾先生的宠爱,苏安安对欺负她的人千倍万倍地还回去,有人看不惯她的骄纵,顾先生不屑,“这是我宠的!”

    薏米 51.1%留存 787人气

  6.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

    上一世,萧真嫁给了韩子然,却受到了韩家人的排挤,在韩子然中了状元后韩家举家迁往京城,独将她丢在了乡下生活。七年后,在韩子然做上丞相大人时,她还莫明其妙的死掉了。重生一世,萧真立志与韩家划清界线。可是,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山洞里,发着高烧的她竟将魔爪伸向了年仅16的少年韩子然。这一世,萧真唯一的愿望是:老天,让我寿终正寝吧!

    寸寸金 51.6%留存 715人气

  7. 皇叔强宠:废材小姐太妖娆

    她是帝凰城的继承人,身份尊贵,堪比皇室储君,却是个废材。 他是天承国的九皇叔,手握兵权,享受至高荣耀,却是个瘸子。 一朝赐婚,她从未来太子妃,摇身一变,成为九皇叔的王妃,成为了本该是她夫婿那人的婶娘。

    猫小萌. 0.0%留存 229人气

  8. 富婆妈咪的天才儿子们

    一场意外,她失身怀孕生下三胞胎。而他,号称世界排行第一的黄金单身汉居然被误当牛郎!本以为缘分就此错过,然而五年后,魔鬼小天才横空出现智斗总裁爹地要为妈咪讨回遗失的幸福。

    素小颜 47.7%留存 1722人气

  9. 逆天狂妃:邪王宠不停!

    她本是医毒无双的特工杀手,医手救人,毒手夺命。 一朝穿越成王府里梁王府的人人喊打的废物王妃。 她一改往日唯唯诺诺的性格,打渣男护儿子,虐庶妹斗天骄。 腹黑轻狂,人挡杀人神挡杀神,潋滟风华惊艳世人的眼! 他是绝色王爷,无情无爱,却因她动了心,变身宠妻狂魔。 从此,她杀人,他递刀!她放火,她浇油! 只为护她安好,屠戮天下又何妨?哪怕血流成河!

    宋歌 0.0%留存 45人气

  10. 桃花妆

    身为大殷朝第一长公主,雒妃肤白貌美,大胸蜂腰细长腿,关键她还洁身自好不养面首。 然,驸马还是给了她当胸一剑,送她去死! 死了一死的雒妃怒了,重生到与驸马的洞房花烛夜—— 她当场将人踹下床榻,并道,“驸马床榻功夫浅薄,来人,给本宫送十个八个俊俏儿郎进来!” 果然,作为公主,养面首才是正道! 不想造反的驸马不是好驸马! 于是,驸马秦寿孜孜不倦的在造反大业上汲汲营营。 但是谁来告诉他,他的谋士什么时候做了公主的裙下之臣?还有他的幕僚,怎么就成了公主的入幕之宾,比他还受待见? 连他从不正眼瞧的庶弟,居然也腼腆笑着对他说—— “兄长,弟弟如今也是公主的人了……” 说好的忠心不二呢?说好的共谋大业呢?说好的一辈子兄友弟恭呢? 家里有这样嫌他活不好、养面首、抢他人、夺他权的公主,再不造反,这日子根本没法过了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雒妃公主:本宫天下第一美! 驸马:本驸马天下第一帅! 雒妃公主:本宫勾勾手指,面首就前仆后继扑上来。 驸马:本驸马一跺脚,大殷江山都要抖一抖,弄死个面首,不需要动手。 雒妃公主:呸!不可与禽兽而语。 驸马:无妨,上了榻不必多语。

    阿姽 0.0%留存 94人气